各国中小学都有“手机禁令”

新闻快讯 教育日报 8456人观看

3月,国内中小学陆续结束寒假,开始新学期的学习。随着疫情的缓解,大部分学生也都将回归校园。不少学校对许久未在线下课堂上课的学生们强调了新学期的纪律,其中一条备受关注的就是“上课不许带手机”。作为信息时代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物件,手机却是很多学生上课开小差、影响学习的主要原因之一,一些学校也为如何合理限制学生在校内使用手机而头疼。实际上,很多国家都对学生用手机有明文规定的限制,有些甚至对教师都有严格限制。

北京京源学校要求学生将手机放入保管箱。


美国纽约一所中学也要求学生上课前把手机交给老师。


上课禁用手机是共识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中小学生拥有智能手机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以课堂纪律尤为严格的韩国为例,90%以上的学生都拥有智能手机。为了避免手机对校园生活的干扰,大多数韩国学校规定在校期间学生不得使用手机。学生上学时可携带手机,但入校则需将其上交至各班级指定的保管箱,放学再取走。如果违反规定,手机将被没收一至三个月。


即便是给人以“轻松教育”的欧美国家,上课使用手机也在绝大多数中小学都是明令禁止的。德国的调查显示,约有10%的一、二年级学生拥有自己的智能手机,三、四年级中则为40%。到了初中之后(五到九年级),有80-90%的学生有智能手机。高中生几乎100%拥有智能手机。法国的调查也显示,近90%的12至17岁青少年拥有智能手机。德国慕尼黑大学中小学教育专家霍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现在不少欧洲国家都禁止中小学生带手机入课堂,上课时更是禁止使用手机。在法国,违反“手机禁令”者,学校可暂时收缴其手机,当日放学后再归还。德国一些学校会禁止违反规则的学生几天内不准带手机入校;对违反其他课堂纪律,如逃学等,还要惩罚家长,进行罚款甚至监禁处理。


如何把握禁止的“度”


虽然各国中小学都有手机禁令,但对于禁止到什么程度,还在摸索的过程中。《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欧洲中小学对使用手机主要有两种规定:一是干脆“一刀切”,从教师到学生进行电子设备的全面禁止;二是规定在特定的学习时间为“禁止期”。


希腊在几年前率先禁止中小学生在校园内使用手机及其他电子设备。教师甚至也只能使用学校的电脑等设备。如果要使用手机,必须要以教学为目的才能带入学校。校园还启用监控摄像头,确保无人违规。


2018年,法国也生效一项法案,禁止幼儿园、小学和初中学生在校园内使用手机或任何其他电子终端设备。法案规定,除残障学生特殊需要、校外活动或教学目的外,3岁至15岁的学生在教学活动中不得使用手机、平板电脑及智能手表等可联网的通信设备,课间也不允许使用;超过15岁的高中学生可自愿执行全部或部分禁令。


一些国家虽然没有统一的禁令,但是对校内使用电子设备仍有较严格的要求。德国各州自己决定是否禁止孩子带手机进入课堂,目前只有南部的巴伐利亚州根据《学校法》禁止学校使用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和相机。英国大多数中小学校也推广手机禁令。有些寄宿学校规定,晚上9时30分至次日下午下课之前实行智能手机禁令。


教师、家长普遍支持


当然,手机禁令并非没有争议。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认为,学校全面禁止学生使用手机的行为侵犯了学生的基本权利。但是校方并不接受这一说法,表示“限制学生使用手机的规定是综合了教师、学生、家长的意见后制定的,属于正当的行为”。韩国教师团体总联合会实施的调查结果显示,96.9%的教师反对学生在学校内自由使用手机。仁川某中学教师朴先生也认为:“这是为了让学生专心学习,防止他们沉迷网络。如果允许学生在学校内使用手机,非法拍摄和利用社交媒体进行网络暴力的情况也会剧增,这才是更令人担忧的情况。”


许多家长也希望学校能严格限制学生使用智能手机。德国罗伯特·博世基金会2019年举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父母中有76%赞成学校禁止孩子使用手机。在小学,这一比例高达82%。


德国汉堡的学生家长林德尔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现在孩子都有好几个社交媒体账号,如果没有禁令,孩子会天天想着上社交媒体或者玩游戏。”法国的调查也显示,80%的受访者支持校园“手机禁令”并认为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法国教育部指出,法案使课堂纪律更加严格,学生参与体育活动和互动交流也有所增加。一些欧洲国家的教育部门表示,禁止学生课上使用手机,可以让课堂气氛更加轻松和活跃。


有研究显示,智能手机禁令对弱势学生十分有帮助。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称,欧洲多国的研究结果显示,在不允许学生在学校使用手机的情况下,他们的学习成绩平均会提高5%-10%,其中来自低收入家庭、平时表现不佳的学生会从手机禁令中受益最大。


课堂纪律不容破坏


实施手机禁令是各国在课堂纪律中一项较为明显的共识,《环球时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于中小学教育,那些看似“轻松愉快”的国家也有着严格的纪律要求。比如,说起西方中小学的课堂,很多中国人的印象中都是学生在课上吃东西、随意打断老师讲课等。然而实际上,那些大多只是影视剧中的情节。“欧洲小学入学第一堂课就是讲课堂纪律。”目前在柏林米特区上学的小学生马克西姆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学校老师要他们牢记一些学生守则,比如“总是称呼老师的尊姓”“铃响后, 马上进入教室”“上课提问或回答问题时应该举手发言”“不要和同学在课堂上聊天”等。马克西姆的家长表示,老师会把守则发给每个学生的家长,要求他们监督孩子养成习惯。


在美国,中小学虽然会实施一些较为“自由”的课堂环境,比如让孩子坐在地毯上上课,或在特殊节日允许孩子扮装上学,但这些活动也都是在明文规定下进行。目前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李先生的孩子于当地一所小学读书,他向记者举例称,老师允许孩子每天带一包“健康的零食”,比如坚果、面包,并且在下午规定的时间吃;虽然学校没有校服,但要求学生“短裤长度超过手指”。“其实那些所谓的‘轻松’只是为了营造一个多样的学习环境,但是每个国家的学校,即便课堂纪律各有不同,也都是需要严格遵守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公共右边

知更鸟公众号

教育
资讯

科技
报告

产品
评测

7*24h资讯
  • 一起教育科技上市,成纳斯达克交易所最大的中国教育公司

    据纳斯达克中国首代郝毓盛介绍,一起教育科技上市,是有史以来中国赴美IPO教育公司融资额最大,也是纳斯达克交易所最大中国教育公司。 开盘后,一起教育科技股价一度从发行价10.5美元冲至11.98美元,涨幅超14%。截止4日美东时间16时,一起教育科技报收10.57美元,总市值19.83亿美元。

    4个月前
  • 美股股价缩水近84%、市值蒸发逾60%,达内科技打算私有化回国

    美股上市六年,IT职业培训第一股达内科技(NASDAQ:TEDU)即将私有化回国。 达内科技12月8日宣布,其董事会已收到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韩少云的初步收购提议,拟议每股A类普通股4美元的价格回购,较达内科技前日收盘价溢价约27.4%。 倘若收购完成,达内科技将从纳斯达克交易所完成退市。 达内科技选择私有化的原因,一方面,自新冠疫情以来,中概股在美股市场面临环境不断恶化。近期以新浪、搜狗为代表的中概股均已先后宣布私有化。

    4个月前
  • 红黄蓝三季度净亏同比扩大逾一倍

    12月7日,红黄蓝发布三季度业绩报告,净收入3225万美元,较上季度增长152.52%。但归属股东净亏损710万美元,较上年同比扩大115.15%。 受疫情影响,红黄蓝在中国地区的业务上半年暂时关闭。5月底以来,全国60%直营幼儿园开始分阶段恢复运营,截至9月底,剩余30%的直营园也已重新开放。

    4个月前
  • 在线陪练平台柚子练琴蓄意倒闭,逾千人受损,涉及金额近580万

    11月30日晚间,在线陪练APP柚子练琴在官微信发布破产公告。公告称,由于市场环境和经营不善,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并出现现金流断裂、资不抵债,无法继续经营,并已启动破产清算程序。 12月2日,柚子练琴发布进展通知,称正在联系同行业和教育行业。但因目前电话太多,接不过来,只提供了邮箱地址用于员工、老师、家长沟通。

    4个月前
  • 疫情让全球5亿人重回贫困线以下,高中完成率不到一半

    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全球有16亿学生因为疫情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九成以上的大中小学生受到了学校关闭、中断学习、延期考试的影响。在发展中国家或贫困国家,几乎是100%的学生受到影响。 疫情封锁造成的经济衰退,引发失业贫困更是进一步制约教育平等。今年6月世界银行估计全世界有7000万到1亿人会重返贫困状态,而牛津大学最近一项研究表明,疫情会造成全球5亿人重回贫困线以下,这会让全球减贫的步伐倒退十年。

    4个月前
  • 博实乐2020财年净利下降,杨美容成为第一大股东

    博实乐教育(BEDU.US)发布了截至2020年8月31日的2020财年四季度、及全财年年报,尽管营收增长三成多,但净利却出现下降。 据11月12日披露的财报显示,2020全财年博实乐实现营收约33.67亿元,同比增长31.3%;经调整后净利润2.68亿元,同比下降17%。 董事会执行副主席何军立在财报中称,由于疫情复发,英国重新封锁,博实乐在英国的教育业务受到较大影响。

    5个月前
  • 跟谁学三季度K12营收上涨,独立调查未发现重大问题

    11月20日,跟谁学(NYSE:GSX)发布三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净营收19.66亿元,同比增长253%。净亏损9.33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190万元,下滑逾492倍。 今年前九个月,跟谁学营收增长主要源于K12在线课程和付费人数的大幅上涨。财报显示,K12在线课程净营收17.572亿元,同比增长282.7%。 三季度总交易额20.86亿元,同比增长137.1%。其中,K12在线课程的总交易额17.94亿元,同比增长140.8%。

    5个月前
  • 博实乐2020财年净利下降,杨美容成为第一大股东

    博实乐教育(BEDU.US)发布了截至2020年8月31日的2020财年四季度、及全财年年报,尽管营收增长三成多,但净利却出现下降。 据11月12日披露的财报显示,2020全财年博实乐实现营收约33.67亿元,同比增长31.3%;经调整后净利润2.68亿元,同比下降17%。 董事会执行副主席何军立在财报中称,由于疫情复发,英国重新封锁,博实乐在英国的教育业务受到较大影响。 2020财年四季度,博实乐实现营收约6.52亿元,同比下降8.4%;净亏损约1.49亿元,同比扩大209.76%。

    5个月前
  • 前三季度亏损9.75亿元,一起教育赴美上市前路几何?

    继洪恩教育(NYSE:IH)赴美上市后,一起教育科技(下称一起教育)成为今年第二家登陆美股的中国教育公司。 11月13日,中小学生在线作业平台一起作业及其母公司一起教育,正式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股票代码“YQ”。 一起教育创始人兼CEO刘畅于2011年创办一起作业网。刘畅曾任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助理副总裁、沈阳新东方学校校长。 一起教育成立之初获得真格基金的天使投资,此后还获得“小米系”投资平台顺为资本、老虎环球基金、DST的投资。2018年,一起教育获得由淡马锡领投的E轮2.5亿美金融资,并

    5个月前
  • 爱学习完成近2亿美元D2轮融资

    据官网消息,近日,K12教育供给平台爱学习教育集团(下称爱学习)已完成近2亿美元的D2轮融资。本轮融资由GIC领投,华平等原股东跟投。至此,爱学习D轮融资整体超过3亿美元。 爱学习CEO李川表示,本轮融资将用于继续加大科技和教研投入,创新和完善教育产品,赋能低线城市线下教培机构,使低线城市教培机构转型OMO。 今年4月,爱学习计与华为计划在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业务方面达成合作,促进K12教育OMO产品的创新和升级。

    5个月前
今日言论

知更鸟说

认识自己的弱小是成熟与否的一个分水岭!

知更鸟还说

迎着太阳走,把影子甩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