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不得公开成绩排名?教育部的文件到底想说什么

新闻快讯 时事热点 教育日报 5437人观看

今天,4月23日,是教育部《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接收反馈意见的截止日期。


自4月6日官方公布以来,规定中关于“学校不得公开学生考试成绩和名次”(以下为方便起见简称“不得公开”条款)的细则再次引发了热议。


绝大多数网友对这个条款持反对意见,但同样的,绝大多数网友也许并没有读过这份官方文件的原文,准确来说,大家所反对的,可能只是一句孤立的并不完整的陈述。


为此我们下载了官方网站上的附件:《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征求意见稿)》。请注意这个括号,所谓“征求意见稿”,教育部在网站上留了线下和线上两个地址,明确表示欢迎社会各界提出反馈意见。


现在我们来看看“不得公开”条款在意见稿的什么位置,以下是原文:


第二章 保护范畴


第七条(人格权益)


学校应当尊重和保护学生的人格尊严,尊重学生名誉,培育学生的荣誉感、责任感。学校应当建立健全表彰、奖励学生的规则和程序,做到公开、公平、公正。


学校不得公开学生个人的考试成绩、名次,不得对外宣传学生升学情况;在奖励、资助、申请贫困救助等工作中,不得泄露学生个人及其家庭隐私。


学校采集学生个人信息,应当告知家长,并对所获得的学生及其家庭信息负有管理、保密义务,不得隐匿、毁弃以及非法删除、披露、传播、买卖。


我们按照这个章程的逻辑逐级来看。


首先,“不得公开”条款是放在“保护范畴”里去讲的,也就是规定了学校应该在哪些维度上保护学生。那么有哪些呢?包括人身安全、人格权益、平等保护、自由保障、受教育权、义务教育、休息权利、财产权益、肖像和知识产权、参与权、申诉权。


这其中的每一项,正式文件里都有细致的概念界定,我们想说的重点是,这里所包含的11个小项,是按照重要性来排序的,比如保护学生的人身安全一定是学校管理上的第一权重,而像参与权或是申诉权这种,相对的适用场景就没有那么常见。


所以,“不得公开”条款所属的“人格权益”这一项,教育部认为在重要性上仅次于“人身安全”。


那么什么叫“人格权益”(也叫“人格权”、“人格利益”)?


从概念上讲,人格是指能够作为权利义务主体的独立的资格。你如果觉得这个表述很拗口,可以直接去想想哪些东西算人格的外延,比如生命、健康、名誉、尊严、隐私、姓名、肖像等等。


人格权益有什么特征?大致可以包括非物质性、专属性、无差别性等等,这些属性很重要,我们待会儿分析“不得公开”条款会提到。


那么具体到学生的人格权益,学校应该如何保护?


条款总共分了三段话,第一段就开宗明义讲了在学校里最需要保护的人格权益是什么,是尊严,是学生的人格尊严。


也就是说,在学校里,保护好每一个学生的尊严这件事,是仅次于身体健康的。(我们且不说在某些极端情况下,尊严或者说心理健康,甚至比身体健康还要重要)


也因此,“学校应当建立健全表彰、奖励学生的规则和程序,做到公开、公平、公正。”


你看,在“不得公开”条款之前,其实有这样一句话。这意思是说,有一些东西,是应该被公开的,因为公开的表彰和奖励,能够最直接的建立学生的尊严感。


但是这种公开的表彰,可以包括各种好人好事,却并不包括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小明考了双百分。因为对照上下文,很明显,学生个人的考试成绩和名次,并不在可表彰的范围内。


现在我们重点来看“公开”两个字。


具体到学校或者说某个班级,公开其实有两种可能性:


A.老师将成绩和排名公布给了所有人


B.老师将成绩和排名公布给了部分人


A情况是大多数人看到这个条款第一时间联想到的情景,这其中就自然牵扯到了尊严问题,当然主要是“暂时落后学生”的尊严问题,优等生害怕暴露自己成绩好这种情况,暂不考虑。


可是B情况又如何呢?比如,老师将成绩和排名给那个考全班第一的同学看了看,然后拜托他课下多多帮助名次靠后的同学,这样行不行呢?


当然也不行,哪怕这位全班第一是位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他在帮助后进生的过程中取得了显著的效果,并且没有露出一丝马脚——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曾看过那份排名,这件事依然不行。


所以这件事的本质不是指向尊严问题,而是隐私问题,这和条款后面提到的,关于贫困救助、采集个人信息上的保密工作,是一样的逻辑。


我国的现行法律尚没有对考试成绩算不算学生个人隐私做出明确规定,但从教育部政策的表述来看,官方倾向于给予学生群体这份基本的人格上的尊重。


反对“不得公开”条款的一方大致有两个主要论点:


1、学生失去竞争意识,滋长了玻璃心,未来参加高考以及走上社会将遭受更加严峻的挑战。


2、学生不知道自己在群体中的位置,不利于制定学习计划,不利于未来的持续发展。


我们先看第一条。制定一个全国性的教育政策,在某种程度上和制定法律法规要遵循类似的逻辑,就是确保下限。


我们知道法律是道德的下限,同样的道理,教育政策只能做最坏的预设:比如我们只能预设所有的孩子都非常玻璃心,而不能预设所有的孩子都无比的乐观积极。


并且基于之前提到的,人格权益的无差别性等特征,天性乐观积极的孩子的人格,和玻璃心的孩子的人格,应该被等量齐观,而这个所谓的等量齐观,也是画一道下限。


这根红线只能画在玻璃心的孩子这里——从政策制定者的角度出发,我们宁可承受一个乐观积极的孩子滑向散漫和玻璃心的这种风险(实际上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也不能让任何一个本就玻璃心的孩子跌落到红线之外。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才是“一个都不能少”的意义所在。


再来看第二条。第二条其实是个实操层面的问题,这个质疑的逻辑就像是:因为学校没有公开成绩和排名,所以我作为家长,就完全不知道孩子的成绩和排名了。


这就好比一个人只在微信群里聊天,私聊一概不回。


很明显,既然学生有隐私权,那么相应的,学生也有知情权。学生家长向老师单独询问自己孩子的成绩和排名,就是行使知情权。


放心吧,任何一个对“不得公开”条款提出过质疑的家长,都不可能放弃行使知情权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说,反对条款的家长,才应该是值得自豪的家长,道理很简单,他们很在意,他们很敏感,而这种在意和敏感本身恰恰是家校合作的基础,也恰恰是“不得公开”条款完全可以被实施的先决条件。


一言以蔽之,教育部可从来没说取消成绩和排名,也从来没说成绩和排名像保密局档案一样是除了老师之外谁都不能碰的东西,“不得公开”条款与其说是给成绩这种比较功利性的指标一些限制,倒不如说是从法理上做了一次现代性的建构。


那么话说回来,成绩和排名这个东西,对学生而言真正的作用是什么?大概有两方面:


1、搞清楚自己的大致水平和所处的百分位,也就是拿自己和别人比


2、作为自身水平动态变化的指标依据,看看趋势如何,也就是拿自己和自己比


然而现实的情况往往是,成绩和排名是家长圈的谈资,是班主任老师的kpi,是整个社会评价一个孩子优秀与否的唯一标准。


其实做家长的,和孩子一道分析考试成绩是一项复杂而艰难的工程,家长更应该关注的,本不该是成绩是否应该被公开的问题,而是当你拿到一个具体的成绩和排名,能够得出什么样有价值的结论。


这就好比一场足球比赛,A队3-0赢了B队,看热闹的人会得出A队兵不血刃的结论,但在教练或球探的眼里,这场比赛所能反映出的问题,远不是一个3-0所能概括的。


眼下,各学校在具体落实“不得公开”条款的过程中,已经摸索出了很多行之有效的方法,尽管这些方法难说尽善尽美,但也足以证明在保护隐私权的前提下,政策条款从来也不是铁板一块。


而另一方面,这项条款无形中在老师和家长之间平添了许多次单独对话的机会(如果每一次考试结束后都至少有一次的话),任何对孩子负责任的家长都懂得珍惜这样的机会。


当然了,如果你还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抓紧在今天给教育部写信。这里给大家附上联系方式:


1.通过信函方式将意见邮寄至:北京市西城区大木仓胡同35号 教育部政策法规司法制办(邮编:100816)。来信请注明“《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征求意见”字样。


2.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将意见发送至:fzb@moe.edu.cn。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公共右边

知更鸟公众号

教育
资讯

科技
报告

产品
评测

7*24h资讯
  • 一起教育科技上市,成纳斯达克交易所最大的中国教育公司

    据纳斯达克中国首代郝毓盛介绍,一起教育科技上市,是有史以来中国赴美IPO教育公司融资额最大,也是纳斯达克交易所最大中国教育公司。 开盘后,一起教育科技股价一度从发行价10.5美元冲至11.98美元,涨幅超14%。截止4日美东时间16时,一起教育科技报收10.57美元,总市值19.83亿美元。

    5个月前
  • 美股股价缩水近84%、市值蒸发逾60%,达内科技打算私有化回国

    美股上市六年,IT职业培训第一股达内科技(NASDAQ:TEDU)即将私有化回国。 达内科技12月8日宣布,其董事会已收到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韩少云的初步收购提议,拟议每股A类普通股4美元的价格回购,较达内科技前日收盘价溢价约27.4%。 倘若收购完成,达内科技将从纳斯达克交易所完成退市。 达内科技选择私有化的原因,一方面,自新冠疫情以来,中概股在美股市场面临环境不断恶化。近期以新浪、搜狗为代表的中概股均已先后宣布私有化。

    5个月前
  • 红黄蓝三季度净亏同比扩大逾一倍

    12月7日,红黄蓝发布三季度业绩报告,净收入3225万美元,较上季度增长152.52%。但归属股东净亏损710万美元,较上年同比扩大115.15%。 受疫情影响,红黄蓝在中国地区的业务上半年暂时关闭。5月底以来,全国60%直营幼儿园开始分阶段恢复运营,截至9月底,剩余30%的直营园也已重新开放。

    5个月前
  • 在线陪练平台柚子练琴蓄意倒闭,逾千人受损,涉及金额近580万

    11月30日晚间,在线陪练APP柚子练琴在官微信发布破产公告。公告称,由于市场环境和经营不善,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并出现现金流断裂、资不抵债,无法继续经营,并已启动破产清算程序。 12月2日,柚子练琴发布进展通知,称正在联系同行业和教育行业。但因目前电话太多,接不过来,只提供了邮箱地址用于员工、老师、家长沟通。

    5个月前
  • 疫情让全球5亿人重回贫困线以下,高中完成率不到一半

    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全球有16亿学生因为疫情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九成以上的大中小学生受到了学校关闭、中断学习、延期考试的影响。在发展中国家或贫困国家,几乎是100%的学生受到影响。 疫情封锁造成的经济衰退,引发失业贫困更是进一步制约教育平等。今年6月世界银行估计全世界有7000万到1亿人会重返贫困状态,而牛津大学最近一项研究表明,疫情会造成全球5亿人重回贫困线以下,这会让全球减贫的步伐倒退十年。

    5个月前
  • 博实乐2020财年净利下降,杨美容成为第一大股东

    博实乐教育(BEDU.US)发布了截至2020年8月31日的2020财年四季度、及全财年年报,尽管营收增长三成多,但净利却出现下降。 据11月12日披露的财报显示,2020全财年博实乐实现营收约33.67亿元,同比增长31.3%;经调整后净利润2.68亿元,同比下降17%。 董事会执行副主席何军立在财报中称,由于疫情复发,英国重新封锁,博实乐在英国的教育业务受到较大影响。

    5个月前
  • 跟谁学三季度K12营收上涨,独立调查未发现重大问题

    11月20日,跟谁学(NYSE:GSX)发布三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净营收19.66亿元,同比增长253%。净亏损9.33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190万元,下滑逾492倍。 今年前九个月,跟谁学营收增长主要源于K12在线课程和付费人数的大幅上涨。财报显示,K12在线课程净营收17.572亿元,同比增长282.7%。 三季度总交易额20.86亿元,同比增长137.1%。其中,K12在线课程的总交易额17.94亿元,同比增长140.8%。

    5个月前
  • 博实乐2020财年净利下降,杨美容成为第一大股东

    博实乐教育(BEDU.US)发布了截至2020年8月31日的2020财年四季度、及全财年年报,尽管营收增长三成多,但净利却出现下降。 据11月12日披露的财报显示,2020全财年博实乐实现营收约33.67亿元,同比增长31.3%;经调整后净利润2.68亿元,同比下降17%。 董事会执行副主席何军立在财报中称,由于疫情复发,英国重新封锁,博实乐在英国的教育业务受到较大影响。 2020财年四季度,博实乐实现营收约6.52亿元,同比下降8.4%;净亏损约1.49亿元,同比扩大209.76%。

    5个月前
  • 前三季度亏损9.75亿元,一起教育赴美上市前路几何?

    继洪恩教育(NYSE:IH)赴美上市后,一起教育科技(下称一起教育)成为今年第二家登陆美股的中国教育公司。 11月13日,中小学生在线作业平台一起作业及其母公司一起教育,正式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股票代码“YQ”。 一起教育创始人兼CEO刘畅于2011年创办一起作业网。刘畅曾任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助理副总裁、沈阳新东方学校校长。 一起教育成立之初获得真格基金的天使投资,此后还获得“小米系”投资平台顺为资本、老虎环球基金、DST的投资。2018年,一起教育获得由淡马锡领投的E轮2.5亿美金融资,并

    5个月前
  • 爱学习完成近2亿美元D2轮融资

    据官网消息,近日,K12教育供给平台爱学习教育集团(下称爱学习)已完成近2亿美元的D2轮融资。本轮融资由GIC领投,华平等原股东跟投。至此,爱学习D轮融资整体超过3亿美元。 爱学习CEO李川表示,本轮融资将用于继续加大科技和教研投入,创新和完善教育产品,赋能低线城市线下教培机构,使低线城市教培机构转型OMO。 今年4月,爱学习计与华为计划在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业务方面达成合作,促进K12教育OMO产品的创新和升级。

    5个月前
今日言论

知更鸟说

认识自己的弱小是成熟与否的一个分水岭!

知更鸟还说

迎着太阳走,把影子甩在后头。